专栏虚云老和尚:顿悟渐修而来,渐修终必顿悟

首页

2018-10-16

一日惟因知客领导四位大德上方丈,请老和尚上堂说法,(惠光法)师亦临时参加。

云公升座,拈香请圣毕,扶杖曰:“一华五叶随拈出,体用原来本一家,千枝万派同根本,不脱曹溪一雨华。 ”又云:“如金作器,器器皆金,似火分灯,灯灯是火。

虽然枝叶繁茂,其根本乎一体,汝等智眼顿明,自然了法无二。

临济家风,白拈手段,机势如电卷山崩;棒喝交驰,赤毒似杀人追命;照用齐行,宾主历然,人境纵夺,一切差别名相,不离向上一着。 今有上座定慧、佛果、素根、安性、惠光等五位大德,同参向上,各立门庭,挂本来衣,不离方寸;中边不住,格外提撕,应物全真,随流得妙;但用心亲切,参究认真,忽尔身心一如,慧光顿发,觑破空劫以前,亲到本觉之地,有口难宣,有笔难述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 欲开方便之门,显示本心之体,须假言辞,旁通譬喻;今有猛虎喉中雀,骊龙额下珠,二名一体,实相无形;贵买贱卖,估价底谁?”良久,素根问曰:“如何是顿悟、渐修,不离修证?”公曰:“顿悟证理,渐修证事,事理圆融,心含广大。

顿悟渐修而来,渐修终必顿悟。

本来无修无证,无住无为,病愈药除,假名修证,祖祖默授,佛佛心传,无非点破你自己家珍,锥穿你心光明藏。

无始尘根没断,偷心未死,是故不离修证;顿悟事理,合头合辙,悟在刹那,迷经累劫,若得偷心死尽,狂妄始歇,歇即菩提,非生非灭。 ”问:“立何为宗体?”答:“唯此真心立为宗体。 ”问:“佛祖过去,正法谁传?”答:“心正法正立为宗体,老僧授汝不二法门,斯体清净本自圆明,顺流不染,逆流不净,居凡不减,在圣不增,处类虽殊,其心不二,智慧了之光明显,烦恼尽之妙体彰,离此别修,终成魔外;赐汝法名宽素,保任圣婴。 ”素根恭诚礼谢。 安性问曰:“宗、教本一,如何分二?”公曰:“宗即无字之教,教乃有字之宗。 ”问:“何为教外别传?”答:“教以语言文字,渐悟妙解,宗离语言文字,顿悟自心。

”问:“何能契会?”公曰:“六祖示慧明有云:屏息诸缘,勿生一念。 ”良久又云:“不思善,不思恶,正恁么时,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?慧明当即言下大悟。

此即偷心死尽者,顿悟契会。 ”安性当下心惊意骇,忽然见新,自肯承当,契悟本性。 云公赐名宽性。 佛果问曰:“如何是向上宗旨?”公曰:“云门家风古。

”问:“云何是孤危耸峻?”曰:“高高山顶立。

”问:“云何是格外提撕?”曰:“剪除情境。

”问:“如何是方便度人?”曰:“以古人之棒喝、机锋,折摄、转语、默契等,是为无上伽陀,方便有余,赐汝宽佛。 ”佛果礼谢。

惠光问曰:“海阔天空本无一物,生佛体用不一不殊,尽虚空、遍法界,无非一个无缝塔。 若随机不变,以何为体?不变随缘,以何为用?体用本宗以何为旨?”云公执杖向空中画一个圆○相曰:“圆同太虚,无欠无余,是为本体本用、体用圆融为宗旨。

”良久,公曰:“三句关键,一字机锋,金风露体,北斗藏身,自家宝藏与佛相同。 宗乘一唱,三藏绝诠,祖道才兴,十方坐断。 诸大德!那个是佛?”惠光曰:“我与十方诸佛把手同行,亦不知那个是佛?”公曰:“三三了了,两两明明;听吾偈曰:净白传心印,随缘接后毗。

当机密摄众,缘尽隐深林。

转世常住世,悲愿莫违愿。 定慧等亦然,吾与常见面。

赐汝法号佛光,派名宽照。 再听一偈,曰:宽身横卧妙高峰,照破乾坤万象新。

佛日烁空宗大振,光明绝顶自家风。 ”公复曰:“定慧名佛慧,佛慧派宽心,诸位他时传佛心印。 ”说毕下座。 公复赐惠光圆相意旨,命常入室参请,机锋转语犹若锋刃解体、利剑活人的相似。 已而命惠光于戒律佛学院讲课年余。 (摘自惠光法师《禅学指南》)【责任编辑:流水】标签:虚云老和尚顿悟渐修证理证事。